彩神v官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文章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 彩神要闻 > 正文内容

周国逸:和植物在一起我比较自在

国际权威学术杂志《科学》上的一篇论文,让广东科学家周国逸成了学术名人,他坦言对此“不适应”

文/本报记者邓琼 实习生刘桂香 通讯员廖琼

图/本报记者阙道华

华南植物园周国逸博士关于“成熟森林土壤可持续积累有机碳”的论文,12月1日发表在最新一期国际权威学术杂志《科学

》上,震动了全球生态学界。本报前日在头版头条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周国逸一下子成了学术名人!可眼前的他却很不适应,他急着要“补充”好多事。

周国逸出生在湖南衡山县的清贫农家,家里兄弟姐妹共七个,1979年,他误打误撞考入中南林学院的森林资源专业。

即使是湖南人,他也不知道这所学校当时所在的溆浦县的具体位置。周国逸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他拿起家里的煤油灯照着墙上贴的地图去找,可是忘了地图是贴在蚊帐后面的,煤油灯“呼”地就把蚊帐点着了!

周国逸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大学生活会在对专业的一无所知中开始,没想到自己会沿着生态学方向一直到硕士、博士、博士后,而且最终在世界科学家都希望露脸的《科学》杂志上为广东科学家谋得了一席之地。

周国逸有话说

我的论文还有一位署名作者

有报道说:“周国逸和他的同事对鼎湖山进行了长达25年的观测。”

———周国逸说:“我的这一发现,很大程度上是依赖我们华南植物园几代科学家,在鼎湖山这个野外站常年观测所得到的数据。他们对于成熟森林生态系统的多个元素进行跟踪监测,长达25年,而我是1994年从日本回来才到华南植物园工作,接手的时间不过12年。”

有报道说:“周国逸博士将这一新发现写成论文,并刊登在最新一期的《Science》上。”

———周国逸说:“我的论文还有一位署名作者,就是我的同学兼好友刘曙光博士,他现在是美国科学应用国际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如果没有与他的合作,单是我的英文写作水平恐怕都难以登上《Science》的大雅之堂。”

有报道说:“这一新发现对于世界范围内的成熟森林保护都是福音。”

———周国逸说:“成熟森林土壤持续积累有机碳的原因尚不清楚,目前也还不明确这一研究结果是不是普遍现象,这正是我们下一步研究的方向。”

学生说:“周老师特别用功,中午都不回家,在办公室里忙。他经常去鼎湖山野外站考察,条件艰苦,而做的工作有时细致到统计测录一公顷土地内直径1厘米以上所有植物的信息,他也照样参与。”

———周国逸说:“中午其实我是在午休,白天忙于行政,研究的事基本只能在晚上做;我们野外站的条件不错,有水有电有空调,野外工作更是很有乐趣,我不觉得辛苦。”

同事说:“他对学生要求特别严格,规定学生投稿的论文必须经他亲自审定,如果有不可靠的数据决不放过,但培养的学生非常优秀,曾经数次获得中科院系统的学生优秀论文‘院长奖’,他自己也获得‘两院优秀导师奖’。”

———周国逸说:“所里得这个奖的学生还有,并不只是我的功劳。我其实很不像个教授,因为太自由散漫了。”

同行说:“他曾在日本从事两年多的博士后研究工作,‘海归’背景使他如虎添翼。”

———周国逸说:“我一直还是以‘土鳖’自居,因为主要的教育过程都在国内,在日本那两年其实在学术上进步有限,最大收获可能就是扩大了视野,增强了与国际同行交流的信心。”

由此,我们理解了,为何他作为曾在四年之内连续入选中科院“十大杰出青年”、“广东省十大青年科技标兵”、“广州市十大杰出青年”并荣获广东省“五四”青年奖章的一个“优秀典型”,在互联网上却几乎查不到任何学术以外的介绍文字或评论。

———周国逸是一位严谨而低调的科学家。

如何发现神秘碳汇?

巨大误差摆在眼前他先破谜

但是谈到自己的研究专项,周国逸则立刻现出一种当仁不让的气度。

他说,一个科学家在确定自己的“主攻方向”时,必须兼顾国家的需求和学科的发展趋势。当前,温室效应等全球环境问题十分突出,而大气中碳的含量与此密切相关,作为生态系统研究专家,他在2001年前后就为自己的研究团队确立了“生态系统中的碳循环”这一方向。

如何发现“成熟森林具有碳汇功能”?周国逸说,这个想法首先是用“逆推法”得来的———

按照目前通行的计算方法,每年大气中增加的碳含量取决于三个数量:一是人类使用化石燃料释放出的碳,一是土地利用改变(例如由农田变为城市、森林被砍伐或其他生物衍替造成的变化)释放出来的碳,一是海洋生物吸收的碳。按说前二者之和减去第三者,所得结果应该就是大气中每年增加的碳含量。但实际上,根据一个世界气象组织(IPCC)的统计结果,大气中每年实际新增的碳都比当年计算出来的结果要少。少多少呢?上世纪80年代每年少了3PG(1PG=10的9次方吨),上世纪90年代每年少了5.6PG,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差。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误差?周国逸继续追寻。从大气中测定碳的增加量是很准确的,那么肯定是科学家们自己的计算有误,肯定有一个神秘的吸收碳的“库”(学术名词叫“碳汇”)没有被找到。

带着这样的疑惑,周国逸和刘曙光从手边的成熟森林生态系统相关信息寻找切入点,通过重新审视中科院鼎湖山森林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研究站25年积累下来的数据,他们真的有所发现:这片森林0-20厘米土壤层的有机碳贮量以平均每年每公顷0.61吨的速度增加!这表明成熟森林是可以持续积累碳的,并且可能是很重要的碳汇。这与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通行于国际学术界的权威观点———“成熟森林是‘零碳汇’”大相径庭!是生态理论的一次重大突破!

对学术发现作这样的解说总是显得有点过于轻松。实际上,周国逸他们所依赖的这组数据是早已公开发表过的,也就是说,如果其他科学家据此先得出这个结论也完全有可能,但机会只青睐了“有准备的头脑”。周国逸质疑成规的勇气以及大胆的联想和艰苦的实证,成为了缺一不可的成功要素。

不像教授的教授?

戏称他眼中大家都是一堆碳

在“华南植物园研究生教育”网页上有一张博导周国逸的照片,他全然不像平素一般的教授、导师那样正襟危坐,而是舒服地靠在一张皮椅上,半个身子都要滑到椅面上去了。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周教授,蓬松着头发,脸上带点胡子茬,不修边幅,说话急促而有点含糊。这也许就是他自己所说的“自由散漫”。如果不是为了办事或陪夫人逛街,周国逸一般不去市区“凑热闹”,就在华南植物园里呆着,他说:“也许是习惯在大自然中工作吧,我在植物当中比较自在。”

周国逸还身兼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副所长、鼎湖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以及野外研究站站长等数个职务。可下属们普遍觉得,他身上的“官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他认为科学家是创造性的劳动者,不能用考评、打卡一类过于量化的制度来约束。

他的幽默也一望而知。他这样形容碳对于生物体的重要性:“生物体的干物质中有近60%都是碳———我看你们,那简直都不是人,而是一堆碳。就算一个体重100斤的人吧,去掉体内水分至少50斤,‘榨干’后至少还有30斤是碳!”

周国逸的性格中最大特点在于不愿意重复,重复自己或别人都是他所忌讳的。他说,即使仅仅时隔一天在两个不同地方参加同题座谈,他都不愿使用同样的观点或材料,宁肯自己辛苦一点多作准备。还有一个典型例子就是他儿子的名字,居然是四个字的,叫“周曙仡聃”!够特别了吧?

■周国逸档案

周国逸,1963年5月生。生态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生态系统生态学研究方向首席科学家;华南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陆地生态系统生态学研究,专长于生态系统水文学、森林气象与环境科学方面。1994年从日本完成博士后工作回国,任职于华南植物园至今。发表国内核心刊物论文120多篇;SCI收录论文25篇;EI收录论文九篇;专著两部。获得国家、中科院和广东省自然科学和科技进步奖多项。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阅读: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内容